自由經貿區建設昭示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方向與前景

作者: 美麗島電子報專欄文章作者: 美麗島電子報 | 社會觀察 – 2013年10月23日 下午3:59

一、中國大陸經濟進一步發展需要進一步的改革開放,特別是需要經貿活動自由化。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經濟近30年來持續快速發展的根本動力,來源於基於發展理念轉變而來的體制改革與對外開放,特別是對外開放。中國大陸自1949年來經過長達30年的經濟發展道路探索,認識到現實世界中作為微觀經濟主體的人普遍還是利己主義優先的,並具有天生的惰性(雷鋒式的利他主義與自覺境界,只是個別少數,並不具有代表性)。因此,決定基於自利優先的理性經濟人假設轉變發展模式,著手進行從計劃經濟體制機制向市場經濟體制機制的改革,把人的利己主義內生化為經濟發展的動力因素。但體制機制改革必然面臨既得利益者的反對,需要尋求各方基本上都能接受的突破路徑。與此同時,當時一窮二白的經濟發展又缺乏必要的資本、技術與管理要素,以及有效的內部市場需求支撐。因此中國大陸又不得不放棄保護主義,轉而尋求開放主義,著手進行從封閉經濟向開放經濟的轉型,以便一方面有助於善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另一方面有助於促進(倒逼)體制改革和市場競爭(適度的競爭壓力,可以增強尋求變化發展的動力;而沒有競爭,基本上會導致沒有競爭力)。以開放促改革與競爭,以改革開放競爭促發展,這是中國大陸60年來發展經濟的一個重要經驗。而當前的中國大陸經濟的進一步發展,也確實需要進一步的改革開放。一方面,近30多年來中國大陸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因為體制的不完善(如權力進入了市場)衍生了權力腐化與貧富分化等諸多社會經濟問題,使得內需層面的有效需求不足。在外需衰退內需不足的情形下,經濟發展大幅度減速,幾近腰斬,經濟持續發展面臨有效需求不足的“中等收入陷進”。中國大陸需要通過進一步的體制改革,調整收入分配格局(從啞鈴形邁向橄欖形),縮小貧富差距,促進內需成長,提升有效需求,以增強經濟發展的新動能。另一方面,近20多年來經濟全球化,本質上是市場經濟的全球化,內在要求經貿活動自由化。經貿活動自由化在全球多邊層面(如WTO)、區域雙邊或多邊層面(如FTA)、單邊自主層面(如FTZ)深化發展,從早先的貨物貿易自由化邁向服務貿易自由化、產業投資自由化與金融活動自由化。這對中國大陸的對外開放程度(廣度與深度)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國大陸經濟需要借助新形勢下的進一步對外開放,特別是經貿活動自由化,包括貨物貿易自由化、服務貿易自由化、產業投資自由化、金融活動自由化,為經濟的持續發展提供更多的機會與動力,部分彌補國內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並以更加開放的政策優勢來制勝國際競爭。當然,這些更加開放的自由化政策的推行,必然要求相應的體制改革。二、中國大陸進一步的改革開放仍需循序漸進,建設自由經貿區先行先試是積極穩妥的路徑。中國大陸的體制改革既缺乏可資借鑒的經驗,也無既有的成功模式可循,並存在反對改革的阻力,因此需要先行先試,“摸著石頭過河”。對外開放也是如此。隨著以經貿活動自由化為核心的經濟全球化與區域一體化的深化發展,隨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深化發展,經貿活動自由化已提上中國大陸開放經濟發展的議事日程。但經貿活動自由化是一把利弊兼存的雙刃劍,有必要根據自身情況與條件以適當方式與步伐積極而穩妥地加以推進,以便趨利避害。在世界各經濟體不平衡發展與經濟體自身內部區域經濟不平衡發展的情況下,設立單邊自主的自由經貿區是特定經濟體積極穩妥推進經貿活動自由化的重要方式之一。較之於世界各經濟體,中國大陸依然還是一個發展中經濟體,其國際競爭力還相當有限。而在其內部,各地區經濟發展不平衡現象又非常明顯。因此,中國大陸在經貿活動自由化的進程中,在有條件的地方(如上海)先行建設自由經貿區,先行先試較高程度的經貿活動自由化,讓自由經貿區這些局部區域的經貿活動自由化步伐與中國大陸整體在區域層面(FTA等)和全球層面(WTO等)推進的經貿活動自由化步伐梯度銜接,不僅可以在中國大陸整體層面因條件限制不宜實施較高程度經貿活動自由化的情況下,盡可能地獲取參與經濟全球化與經貿活動自由化的利益,而且通過自由經貿區的先行先試,可以為將來在中國大陸整體層面推行較高程度的經貿活動自由化探索經驗和奠定基礎,從而有助於積極穩妥推進中國大陸經貿活動自由化進程。另一方面,如前所述,對外開放對體制改革有著巨大的促進作用,不斷推動體制改革深化發展。新形勢下,先行先試建設自由經貿區,必然在體制上提出相應的要求,必然要求進一步建立與經貿活動自由化相適應的經濟社會管理體制。這必將為將來中國大陸經濟社會管理體制的進一步改革探索經驗,提供示範。所以,《國務院關於印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的通知》特別指出,“建立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是黨中央、國務院作出的重大決策,是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在新形勢下推進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對加快政府職能轉變、積極探索管理模式創新、促進貿易和投資便利化,為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探索新途徑、積累新經驗,具有重要意義”。該《通知》並要求“上海市人民政府要精心組織好《方案》的實施工作。要探索建立投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全面提升事中、事後監管水準。要擴大服務業開放、推進金融領域開放創新,建設具有國際水準的投資貿易便利、監管高效便捷、法制環境規範的自由貿易試驗區,使之成為推進改革和提高開放型經濟水準的“試驗田”,形成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發揮示範帶動、服務全國的積極作用,促進各地區共同發展”。三、自由經貿區建設有助於推進中國大陸經貿活動自由化、經濟體制國際化、產業結構服務化、區域發展協同化。自由經貿區建設昭示中國大陸未來經濟發展將呈現如下“四化”前景。一是經貿活動自由化。如前所述,經貿活動自由化是中國大陸經濟進一步發展所需要的,是新形勢下對外開放深化發展的核心內容。而順應國際經貿活動自由化深化發展的趨勢,中國大陸經貿活動自由化將超越傳統的減免關稅進出口的貨物貿易自由化,進入服務貿易自由化、產業投資自由化與金融活動自由化,開放經濟將在更寬領域、更高層次、更深程度上展開。而中國(上海等地方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將是整個中國大陸經貿活動自由化的前奏與序曲。繼“世界工廠”、“世界市場”之後,發展中的中國大陸因其經貿活動自由化發展,不僅可以提升國際競爭力,而且可能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國際航運中心和國際物流中心,還可能成為經濟全球化的中心,乃至世界經濟的中心。二是經濟體制國際化。經貿活動自由化發展相應要求相適應的經濟體制。伴隨中國大陸經貿活動自由化的推進,中國大陸必然進一步深化其經濟體制改革,建立與經貿活動自由化相適應的經濟社會管理體制。正如國務院批准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在指導思想中所指出的,自由貿易試驗區將“率先建立符合國際化和法治化要求的跨境投資和貿易規則體系,使試驗區成為我國進一步融入經濟全球化的重要載體,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三是產業結構服務化。經過近30年來的發展,中國大陸經濟基本上完成了工業化,從一個農業大國轉變成為一個工業大國,從一個欠發達經濟體轉變成為一個發展中經濟體。這相應對服務業包括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提出了範圍廣泛、規模龐大的現實需求。因此,中國大陸經濟未來要著力發展服務業,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和現代服務業。建設自由經貿區,先行先試經貿活動自由化,包括貨物貿易自由化、服務貿易自由化、產業投資自由化、金融活動自由化,顯然將有助於自由經貿區服務業的發展,從而促進產業結構的進一步調整與轉型。隨著經貿活動自由化將來在整個經濟體層面的推廣,中國大陸經濟體的產業結構必將從工業化邁向服務業化。四是區域發展協同化。自由經貿區可以帶動其服務區域與腹地經濟發展,這正是世界上眾多經濟體設立自由經貿區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因此成為一些國家和地區區域經濟發展戰略的一部分。這不僅是由於自由經貿區與其服務區域或腹地在經濟開放程度方面形成梯度推進的格局,更在於自由經貿區通常與其服務區域或腹地具有緊密的前後向經濟聯繫。自由經貿區借助其更加開放、更加自由、更加便利的經貿活動政策措施,大多成為其所在區域(包括其服務區域與腹地)的一個經濟增長極與輻射源,並透過前後向經濟聯繫帶動所在區域的產業經濟分工、合作與協同發展。【作者 唐永紅/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

……..文章來源:按這裡